浅谈日语词的语感的本质

大三日本语概论课自选的发表课题,于此写了一篇小论文,浅谈自己对于日语词汇的语感的本质,以前总听到老师说:“多看日剧能提高语感。”可什么是语感昵?我们需要注意点什么昵,完全无法体会。

论文为非正确的观点,请学弟学妹不要引用以下内容。我知道学弟学妹上课时也会有选语感课题的小伙伴,网上资料少,难免会搜到这里,但就如我发表时说的“大家发现什么错误的观点、论据请提出来,以后被学弟学妹搜到发现是错误的就尴尬了。”

摘要: 在学习日语词的语感的过程中,发现书本上以及互联网上,关于日语词的语感的论文研究少之甚少,关于它们的学习,大多侧重于如何理解语感、以及如何辨识语感的特征,当我思考“语感究竟是什么东西时”,发现无法正确回答,只能通过一些简单的例子去理解去解释,我们可以通过成百上千个例子去理解抽象的语感,但仍然无法说明语感在本质上是什么。因此写下本论文,浅谈日语词的语感的本质,并讲述我学习研究后的论点:“语感在本质上是一种声音”。 目的在于让人能对抽象的语感有一个更加深刻的认识。当这个论点是正确时,对于日语学习者来说,今后要更加注重声音的练习,因为声音会产生语感,而语感会作用于人身上产生不同感受。研究方法采取了正反论证、实验求证的方法,以求严谨的事实依据,从而支撑起论点。

关键词: 日语词语感、浊音音节、和语词、汉语词、外来词、抽象事物实体化

一、前言

在学习日语词的语感的过程中,了解到语感的来源主要有三类,第一类是:来自指示对象,由于长期的历史文化积淀和生活经验等因素,某些事物带上了某种象征性的意味,成为了一种符号,而这能够自然而然地使人产生语感,如俳句中的“季题”是一种符号,具有特殊的语感。第二类是:来自词的类别、用法,同一种事物分别用和语词、汉语词、外来词表达时,语感上会有差异,另外,不同场合使用不同词语也将产生不同的语感。第三类是:来自词形,此处的形更多指语音,浊音音节给人的语感是不干净,以及因禁忌语的读音而产生不好的语感。接下来学习,学习到语感的分类主要有三种,第一种是:词义指向性语感,对同一种事物从不同角度、不同的人表达时产生的语感。第二种是:评价性语感,词语本身含有褒贬感情色彩,直接表达了不同的语感。第三类是:语体性语感,めし/ご飯/ライス这三个词由于语体属性不同,带来了不同的语感。

二、正文

(一)语感究竟是什么

在授课以及自主学习的过程中,对于日语语感的理解诠释,更多的描述方式为“某个词语、某种场合符合了语感范畴的某一个特点”,或者另一种方式“语感的某些特点可以用来分析理解某些词语、句子”,这类方式侧重于让受众去理解语感的特点以及什么是语感,我们能找到成百上千个例子去分析语感的特点,但,这些例子却不能让我们深入去挖掘“语感究竟是什么东西,能否用一个本质去概括所有的例子?” 因此,本论文将浅谈日语语感的本质,深入去挖掘探究,期望能得出语感的本源。

(二)似乎语感是人的感受

初次接触、学习语感时,人的第一反应是“语感不就是人的感受吗”?仅从“语感”这个词语结构上来讲,语感就可以拆分为语言、感觉,而更加具体的描述就是,语感从语言本身出发,经过一系列途径后,人捕获语感信息,并做出回应,产生各种各样的心理活动、生理反应。但当我们把“语感的本质是人的感觉”作为假设论点去解释一系列现象时,能发现一个重大的错误,那就是,人的感受,在语感范畴中,仅仅充当着“最终作用效果”的角色,人只是语感下的最终受体,对语感做出了回应。有些人认为语感就是人的感受,他们的思维想法是:“面对一个词语,当人有感受时就有语感,倘若人没有感受,那就没有语感”,而这种想法是非常浅显、不严谨的。正如对于从来没有经历过台风的人来说,很难理解“台风过境寸草皆残”的悲惨,因而此时的人,在面对“台风”一词时,或者在书本上看到“台风”一词时,是无法产生相应的感受的,但台风一词所含有的语感,是的的确确存在着的。这个例子可以说明,如果把人的感受作为语感的本质,就会陷入唯“人”主义的主观错误了,语感是语言本身就含有的属性,不因个人的主观感觉变化而有所改变。人的感受并不能解释语感的本质,但能得出人的感受是语感对人的最终作用效果。

(三)语感在本质上是一种声音

L.R帕默尔说过,语言在本质上是人类发出的声音,语音是人类出于社会交际的目的、用发音器官发出的、传递一定语义信息的声音载体,而文字是语言表达、社会沟通、记载信息的最有效的工具。人类在社会交际、日常生活中,捕获外界信息的途径主要有视觉、听觉这两种途径,通过视觉听觉把外在的信息传入人体,从而人体对这些信息做出相应的反应。由此假设,语感在本质上是一种声音,而这种声音作为信息媒介被人类获取,人类获取声音后,做出了相应的心理、生理反应,而这,就是语感的本质。

因此本文将以此作为论点,浅谈日语词的语感的本质是一种声音。

(四)论证方法

为了证明日语语感是一种声音的论点,这里将讲述本文使用的论证方法。在论证过程中,先从正面去证明该论点是正确的,通过特定的论据,让论点拥有更多的事实支持,从而使论点得到基础支撑。又通过反面去反驳论点,列举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反面论据,企图去否定论点,让论点无法成立。为了防止论证过程中因引入过多的例子以及文字分析,陷入文字空谈的理想主义,加入了实验探究环节,并做出了总结分析。

(五)正面论据

1、声音直接促使语感的产生

所谓直接论据即从表面上就能看出语感跟声音间有紧密的关联。由于声音的缘故而直接产生各种各样的语感,此类例子众多。在日语中,有像どぶ、ぶた、ざま、どり等这样一类词,它们的共同特征是词头为浊音音节,给人的语感是不干净、样子不好看,主要是由于音位出现的位置和排列规律的特征使人产生好恶的印象。再如日语中有“禁忌语”,如经常将「シ」读成「よん」,因为「シ」容易让人联想到死亡,又如中国姓氏“颜がん”,当用日语发音朗读时,容易让日本人联想到“癌がん”的发音,从而联想到死亡。这两个例子直接表明,声音会使人产生语感,或者由于声音,让人联想到其它事物,从而产生特定的语感。当声音会直接产生语感后,日本人基于该特征,在诸多地方体现了“避免声音语感带来的不好影响”。1870年,为了征兵、征税、制作户籍的需要,明治天皇颁布《平民苗字必称令》,规定所有日本人使用姓氏,日本人开始决定自己的姓氏,而在2015年一份日本全国都道府姓氏排行数据中,日本姓氏的发音,词头均不是浊音,大家默然使用清音等能让人产生好听语感的词头作为自己的姓氏,从日本人决定姓氏的例子中可以看出,他们似乎都遵循着某些规律来决定姓氏的选择,通过分析可以得出,这个规律正是基于声音的选择,通过选择清音作为姓氏开头,从而给人语感好的第一感觉。又如,日本的一些语言学家,依据日本人的民族心理、社会生活等因素,将日语词汇分为两大类,一类是语感好的,称之为A类;一类是语感不好的,称之为B类,而划分它们的标准不单单依据词语的含义,更多依据词语的发音。当日本人听到语感好的A类词汇时,心理感受会好一点,而听到语感不好的B类词汇时,心理感受会变得糟糕。

有种虫子叫做“げじげじ”(多足虫),没什么人喜欢。据辞典介绍,其原名本是个双音节词“げじ”。但很多人觉得不够过瘾,不能完美描述出这种虫子的厌恶之情,于是将其重叠着读。日本人身体对于听到“げじげじ”这声音的反应该和看见那虫子的反应是一样的,让人讨厌、不喜欢。所以“げじげじ”才作为那种虫子的名字一直被沿用下来。并由此派生出了“遭人讨厌、遭人唾弃的家伙”之意。在这个例子中,日本人通过声音的叠加而加强表达某一种情感,而这种情感又通过声音的传播,让他人接受后,也产生同样的感受。

2、声音作为间接因素促使语感的产生

在上面的论据中,论述了声音会产生语感,并且是导致不同语感产生的直接原因,是“语感的本质是一种声音”的直接论据。而当我们面对一些不是直接通过声音来表现语感的词汇时,需要从间接影响,来解释本论点。这里涉及到的问题往往是声音与文字符号间关系的矛盾问题。如「手紙」、「書簡」、「レター」这三个词语,它们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使用不同的词汇类别来表达同样一种事物,它们分别是和语词、汉语词、外来词,在普通日本人的潜意识当中,这些词在语感上有很大的差异。通过分析这三个词语,似乎无法找到它们与“语感的本质是一种声音”的论点有任何关联,因为它们看上去,并非声音作为主导,从而产生不同语感的。而我们分析这类词语时,需要从和语词、汉语词、外来词的来源上分析,从而可以得出,它们从根本上仍然是声音主导了不同的语感。和语是日本原本就使用的语言,在汉字还没有传入日本时,日本就通过口头相传的方式,保持着和语的使用,而那个时候,每种发音是拥有特定的语感的,比如「ヤマ」-山的读音,当听到这个发音时,人会产生仿佛处于绿色森林的感受,这就是声音语感,不依附于任何文字。这里有一个基点就是,日本从来就没有文字,但语感却一直存在,因此可以说明,即使我们使用和语词产生了不同的语感,它也有语感贯彻词语本身,是和语词与生俱来的属性-声音。自唐朝文字传入日本后,日本才开始使用文字记载语言,文字作为信息记载的工具,而这里的信息记载指的是什么呢?是声音!把和语词的发音通过文字记载下来,从而把表示抽象的、实体的事物的声音记载到文字符号里,文字符号的使用往往是记载声音,并以此有利于传播。汉语词经过发展,读音也发生了改变,一类保持着唐音,一类是新汉语词的发音,当汉语词读唐音时,代表着这个事物是与唐朝相关连的,这是一种特定的语感。江户幕府时代后,与西方先进文化交流,创造了越来越多的外来词,而这些外来词,并非通过汉字表达,而是把英文原本的发音,通过片假名进行记录,从而表示某种事物,具有某种语感。通过这些分析,可以看出,即使没有汉字,发音也主导着语感,有了文字符号后,只是多了信息记载的途径,而非改变了语感的本身,即没有改变声音带来的语感。

3、实验论证声音产生了不同语感

为了避免过多的文字资料作为论据,从而产生一种文字空谈的理想主义的错误。因此,我做了一个实验,去验证“语感的本质是一种声音”的论点。人们会怀疑,倘若把声音跟文字符号分离开来,仅仅单独讨论文字使人产生语感,这个时候,是文字符号本身产生了语感,而非声音在起作用。针对这样的怀疑,我做了一个实验,分析声音跟文字符号分离后,人会产生怎样的感受变化。在一个中日互相交流的网站上,发起提问:“「こまった」跟「しまった」有什么不同”?得到的回复大多说“没什么不同,都是指糟了的意思”。当我发语音过去,分别朗读两个词语,却得到完全不一样的回复,“当我听到你读「こまった」时,感觉你现在很困扰”,“当我听到你读「しまった」时,感觉你要完蛋了”。而我在朗读时的心情并没有起伏变化,保持着同样的语调发声。由此分析,他们在看到两个词语时,并不觉得两者有多大的区别,并通过词典解释了两个词的含义,分析他们的相同点。也就是说如果抛开声音单独讨论文字,人们第一反应仅仅会想到词典的含义,并不会产生语感。但当他们听到两个词语的发音时,马上产生了不一样的感受,听者之所以产生了不一样的感受,是词语本身就具有的属性,而这种属性正是声音,无论人通过何种方式去朗读,词语本身的发音就决定了文字符号所不能表达的语感,而这种语感恰好是需要声音来传播的。词语的声音传到人的身上,促使人产生了不一样的语感,即使这些词语都表达同样的意思。

(六)反面反驳

当从正面论据鉴定了事实依据后,为了使论点更加严谨可靠,需要从反面去反驳它。能够起到反面否定效果的例子,一般都是“这个词语的发音不能使人产生感觉,人是看到这个词语,然后在大脑想象了,才产生了语感”,或者“有些无形的事物比如神灵、鬼怪等,人是恐惧的,但它们并不是声音在起作用,并非声音产生了语感”,因而想通过这一类的例子去反驳语感在本质上是一种声音的论点。

诚然,当把神灵一词写在书本上时,确实不能通过观看就使人产生敬畏之情,人往往需要通过想象后,渐渐地才开始敬畏。对于这样的情况,我需要通过另一个侧面讲述。雷「かみなり」一词,当我们看到这个词语时,大脑里马上浮现出一副画面“电闪雷鸣”,电闪雷鸣正是对雷一词最完美的描述,在这个描述当中,我们可以看到两个要素,电闪-视觉,雷鸣-听觉。而这两个要素正是人类获取外界信息最主要的来源。我们不会对雷产生心理反应,但是我们会对雷实体化后的“隆隆隆”的声音产生心理反应,而这个声音,是与雷一词紧密相连的,雷一词之所以会使人产生某种语感,正是实体化后的声音起了作用,我们看到雷一词不会产生语感,通过想象后,想到了电闪雷鸣的情形,这种情形当中,正好会包含声音媒介,而声音才是最终促使人产生了语感。回到神灵一词,分析它们产生语感的原因,可能是由于我们孩儿时,父母的声声教育,而这种声声教育促使我们需要对神灵有敬畏之情。

在当我们企图通过这一类的例子去反驳“语感是一种声音”的论点时,我们总能解释清楚语感可以是词语本身的发音起了作用,也可以通过词语实体化后的声音起了作用,又或者间接地,词语跟某种声音有着一定的关联性才使得词语拥有了语感。因此,语感在本质上是一种声音的论点,是成立的。

三、结论

通过上述的论证,我相信语感在本质上是一种声音,正是声音才促使人类面对语言时,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语感,也正是声音,在整个语感范畴中,自始至终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当我们今后学习日语时,借助语感是一种声音的论点,可以使我们更加注意声音的重要性,以及避免因声音产生的语感而使他人有不舒服的感受。想起以前老师经常说,学习日语那应该多看点动漫、日剧,这样语感就会变好。当时总是不明白看动漫、日剧对于提升日语语感有什么关联,看动漫、日剧是看它们的单词、句子、语气吗?不是!通过本论点“语感是一种声音”,可以解释老师的建议,那就是,看动漫、日剧提升的语感,其实是提升了对声音的识别,以及对日语声音的应用。

参考文献

【1】高等教育出版社《日语概论》
【2】中国知网-语感系列研究论文
【3】维基百科